首页娱乐文章详细

吴昕的“佛系”和“野心”
  • 快审
  • 推荐

原创2020-07-21 17:50:43 36

  作者:糖糖、李娜
  发布:娜姐的光影笔记(shovidnana)
  《浪姐》的二次公演,吴昕随着音乐忽然的一个劈叉,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,浪花们炸了。她穿着闪亮的表演服,披着一头金发,动作衔接流畅,眼神坚定,嘴角微微上扬,睥睨一切的傲气姿态。




  这是吴昕在浪姐里最高光的时刻,也是我对她忽然有了探究的兴趣,想要写下这篇文章的缘起。
  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?
  这些年来,其实吴昕给人的固有印象,是“丧丧”的,“佛系”的。她很爱哭,给自己的定位是主持人中的“小透明”,还有点儿懒散和不自信,并且在镜头下,从不掩饰自己的脆弱。
  在综艺《我家那闺女》中,我们可以窥见吴昕独居生活的一隅。她在家里不爱动,喜欢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,用来保持健康的方式是进食大量养生保健品。
  赵磊是节目中何老师介绍给吴昕的相亲对象。
  他用很直接,犀利的言辞刺激吴昕,说她就是因为太懒,所以找不到对象。他尝试用他对生活的热情来感染吴昕,也试图让吴昕用观察的眼睛去发现快乐所在。但,赵磊失败了。
  她自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和看待世界的观点。面对赵磊列举出的十件让他快乐的事,她反驳道:“活着就很辛苦,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快乐的事?”
  固执地沉浸在自己很down的情绪里,总是用表面上的嘻哈来掩盖她内心的不快。她呈现给观众最深刻的印象就是“丧”,身处最光鲜的名利场,在聚光灯下谋生,她跟环境彷佛是有“隔阂感”的。
  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首演,在现场排序一片混乱的情况下,沈梦辰拿出了主持人的专业度维持秩序;吴昕做出的贡献是,主动提出自己最后一个演。
  吴昕常常给人的感觉是,跟随是不费力的,退让是自我保全的,疲惫是她的常态,而全力以赴争取荣誉和关注,是不太重要的。
  事实真的如此吗?
  节目播出的几期看下来,我对吴昕有了更立体的认知——
  “佛系”是表象,是她性格某个侧面的极端放大,是一种自我保全,也是展示亲和力,赢得共情的方式。“野心”才是她的内核,她目标清晰,自我精进,想要的东西会拼命争取,并且永远在场。
  二次公演的rap歌词,让吴昕的内心世界展露无遗,“追求想要的,势在必得。我从来都清楚要去的方向,挣脱束缚,不管结局怎样。”
  从来没有一个真佛系的人,能够在血雨腥风的职场永远处在金字塔尖的位置。吴昕真的是她自己口中的“小透明”吗?她微博3800多万粉丝,比《浪姐》人气最高的宁静、万茜、张雨绮三个人的微博粉丝总数都多。
  吴昕是聪明的。
  她知道在谢娜的光环之下,要另辟一条蹊径出来,所以她带着点“丧”,带着点自嘲,带着点脆弱,这些东西综合在一起,构建了属于她的“独一无二”。
  抛开人设和固有印象,其实吴昕一直都是“学霸级”的存在。
  2006年,湖南台的《闪亮新主播》大赛,吴昕打败了十五万竞争者,且同期不乏许多专业出身的参赛者。她的专业是法语,但最后在主持人赛中脱颖而出,足以证明她有多么优秀。
  吴昕也足够坚韧。
  《我家那闺女》里,维嘉描述吴昕当初刚进湖南台的情形。“每个月工资微薄,薪水只有1000,那时候她和海涛合租。每次下了节目,两个人互问的就是,今天在台上讲了几句,然后抱在一起痛哭。”
  她坚持了下来,从“说不了几句话”到后来的“不可或缺”,中间必定是无数次down到谷底,也要拼死浮上水面的顽强。
  吴昕一直在场,也没有停止开拓新的职场疆域。
  《定义》的采访里,她对易立竞说,“喜欢不断地去解锁新的技能”。
  比如,忽然萌生了要拍摄杂志的想法,但并没有接到任何杂志的邀约。主动去联系大牌杂志拍摄,杂志社那边给到她的说法都是说,她的脸型不合适。被拒绝之后,吴昕就主动约一些摄影师帮她拍摄照片,然后发布到网络,居然上了微博热搜。
  凭借这种方式,“时尚”一度成了吴昕的新的传播点,她因此得到了杂志拍摄的邀约,也被邀请到时装周看秀
  看见了吴昕内在的“野心”,再反观她给人的既定印象,是一件很有趣的事。
  她的“丧”,是一种自我保护,也是过度压抑的必然结果。
  整个青春期的职业生涯都是在快乐家族度过,这个团队有着太过耀眼的何老师、谢娜,维嘉,光环之下,压力倍增。据她自己回忆,刚开始的四五年,每次上台,观众们欢呼着主持人的名字,唯独没有她。
  这样巨大的压力和存在感的匮乏,对公众人物来说是很深的负重。和优秀同伴的比较,外界的攻击会让她产生严重的自我怀疑,在这种孤立无援的状态下,特别让人容易处在“看不到希望”的惘然之中。
  《定义》的采访中,吴昕讲述了一个关于她母亲的梦。梦是人潜意识最深处想法的反映,也折射出她内心的恐惧和欲望。
  “我推门进去,看到我妈趴在那个矮床边哭泣,身体一抖一抖的。那些年,我反反复复地就在做这个梦。”
  吴昕害怕看到她妈妈哭,自那一幕场景之后,她发誓努力不让那一幕重现。她要成为这个家庭的'保护伞',给予父母物质上最好的照顾。

快审推荐